蔡蕾:后Pre-IPO时代来临

2013-04-12

北京时间4月12日,中国领先的金融信息资讯服务机构ChinaVenture投中集团举办的"2013 ChinaVenture中国投资年会-上海"在上海金茂君悦大酒店隆重举行。九鼎投资合伙人蔡蕾发表了主题演讲。以下为演讲实录:
这次收到投中的邀请,跟大家交流我本人和我们九鼎对PE行业和所处环境的一些观察与思考。希望能够利用这十几分钟的时间,跟大家简单地回顾一下行业的过去,并展望未来。
过去的五年,中国的PE行业主题是Pre-IPO,我总结了其特征是"高、富、帅"。所谓高,就是项目投资收益高,很多项目动辄获利5倍、10倍,年复合收益率IRR超过100%;所谓富,就是过去二三十年,中国大量质地优良的企业被挡在了证券市场大门之外,如果以Pre-IPO模式去投资这类企业,可谓遍地黄金;所谓帅,就是这个年代产生了大量机构,都以短平快的方式投资和退出,快一点的1-2年、慢一点的2-3年便能够退出,感觉良好。这就是Pre-IPO时代的"高、富、帅"特征。
我的同事说早期Pre-IPO时代就是"捡钱时代",我也认为是这样。过去的五年确实是一次历史性的盛宴,九鼎也应运而生,跟大家一样分享了这个时代的成果。这个时代的最高潮时就是媒体人说的"全民PE"或"PE泡沫"。但正如历史规律所反复展现的那样,盛宴过后就是杯盘狼籍,一地鸡毛。既然Pre-IPO是一个历史性的机会,它就已经成为历史了,或者说即将成为历史。
回顾过去几年的Pre-IPO时代,有一个观点以前没有讲过,这一次也讲一下。所谓"全民PE"我们也应该一分为二看。PE为中国经济和资本市场的发展做出了很大贡献。甚至从地方经济到中央财政过去几年的增长,都离不开PE的贡献,原因大家都明白。而对于"PE泡沫",在我看来也是正常甚至必要的。如果没有2000年的网络高科技泡沫,就没有如今如此发达便捷的互联网应用。将视野扩展至过去几百年,无论十八世纪的航运、十九世纪的火车,还是二十世纪的航空航天,都出现过类似的产业泡沫。历史的发展道路上永远是鲜花和白骨并存,但我们不能只看到鲜花,却忘记了白骨。
这就是我对过去五年中国PE行业的总结。过去五年是Pre-IPO时代,但这一页很快将翻过去了。
随着Pre-IPO时代的结束,中国PE进入了一个全新时代,我个人把它总结为"后Pre-IPO时代"。为什么还提Pre-IPO?尽管盛宴已经结束,但还有一些残羹冷炙。而且还有一个原因,这大半年IPO的停止与监管部门的大规模IPO核查,反而延续了Pre-IPO的一些业务机会。当然已经不能跟五年之前相比了。
我对中国PE新的历史时期的特点与格局有一些预测,跟大家交流一下。
第一个特点是未来中国PE行业会加速整合。产业发展中似乎存在一种"中国现象",一旦某个产业有中国人介入,产业的生命周期就会缩短。比如中国的太阳能产业,迅速地制造出中国的首富,又很迅速地归零。最近这一两年我们已经看到很多PE机构消失。我在这里很遗憾宣布,未来几年我们还将看到更多机构从身边消失。
第二个特点是PE投资进入新常态。PE行业将体现出高度定制化的特点,投资周期更长,行业的整体盈利水平也更趋于社会平均水平。这将成为一种新常态,实际上投资面临的环境本身就是这样。
第三个特点,PE与VC机构的业务都将回归到按照国际惯例进行发展。正如欧美PE行业经过几十年演变,最终呈现两类机构,一类搞并购,一类搞VC。太阳底下没有新鲜事,中国未来的PE行业也将如此。
新时代中如何胜出?这是这次会议的主题。我先给出一个标准答案:有竞争优势的机构就会胜出。我们投资机构,每天都以这套模式对企业进行研究与判断,同样的理论也适用于我们自己。一家机构在股权投资行业中有竞争优势就能够生存和发展,没有优势就会被淘汰。
如果大家觉得这个答案不具有操作性,我再给一些我自己的思考,但时间关系没法展开,有机会再交流:PE的本质属性是资本。资本有两类,一类是金融资本,一类是产业资本。这两类资本都在社会发展过程中扮演着重要的角色,且各具特点。金融资本的突出特点是流动性与被动模式,而产业资本则是长期、稳定的主动运作模式。我认为中国的PE新时代中,真正有意义的PE资本应该兼具金融和产业两种资本特色。一个好的PE机构应该以金融资本的方式进行募集管理和考核,但同时以产业资本的方式进行运作投资和经营。这对于并购或者VC都适用。
回到我今天演讲的主题,中国PE的新时代。我对这个时代的看法,还是那句话:这是最好的时代,也是最坏的时代。

谢谢大家!IIh九鼎投资(600053.SH)_上交所私募股权投资领域上市公司